北京pk10牛牛技巧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知之匯>知之交流

首屆“三知論壇”紀要
——聚焦知識產權損害賠償
來源:省高院發布日期:2016-11-18瀏覽次數:字號:[ ]

2016年10月18日,首屆“三知論壇”在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浙江嘉興順利舉行。最高人民法院、北京高院、上海高院、江蘇高院、浙江高院、山東高院、福建高院、南京中院、長沙中院、福州中院、佛山中院的資深法官代表及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中華商標協會、中國人民大學、清華大學、西南政法大學、華東政法大學、同濟大學、北京化工大學、中國傳媒大學、知產力、知產寶的學者、專家代表圍繞各界普遍關注的知識產權損害賠償制度理論與實務問題展開討論,在深入交換意見的基礎上,達成廣泛共識,并提出了具有針對性、建設性的意見建議。

一、參會各方高度重視目前社會上就司法實踐中存在“知識產權損害賠償低”的評價問題,并一致認為,長期以來法院所作出的知識產權損害賠償裁判總體上合乎現有法律框架,符合我國當前的國情,體現了嚴格保護的司法政策。造成“知識產權損害賠償低”評價的表面癥結在于司法實踐中權利人損害賠償訴請額與實際判賠額差距較大、法定賠償適用比例較高、各地判賠額差距明顯;直接原因在于絕大部分權利人未能或者難以就損害賠償進行充分有效的舉證,而直接主張適用法定賠償;深層根源在于對知識產權的市場價值和損害賠償之間的關系尚未達成共識、知識產權損害賠償的相關制度設計尚不完備、與損害賠償事實查明直接相關的證據和程序機制尚未得到有效運行、知識產權損害賠償的市場評估機制缺失、司法缺乏有效的損害賠償評估手段;此外,與知識產權損害賠償相關的市場主體的市場行為規范缺失及區域經濟發展的不平衡現象加劇了這一矛盾。

參會各方普遍認為,就宏觀層面而言,司法活動作為經濟活動的一個環節,對于經濟鏈條出現的問題,需要采取超越經濟手段的司法手段予以修復。因此,知識產權司法實踐中,既要準確厘清經濟活動本身,也要進行正確的司法定位,應當吸收經濟學的理論和手段,完善知識產權損害賠償司法評估制度。

二、參會各方一致認為,最高法院關于知識產權案件審判要以實現市場價值為指引,進一步加大損害賠償力度的司法政策符合我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順應了全社會對于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需求。由此,正確界定知識產權市場價值與損害賠償之間的辯證關系是貫徹最高法院司法政策的理論前提。

參會各方一致強調,知識產權損害賠償既要尊重市場的基礎性作用,又要充分顧及司法背景;要充分認識到知識產權司法價值的客觀性和不確定性,即相對于權利主體而言,通過資產評估等能夠得出相對確定的知識產權客觀價值,而基于市場環境下的侵權行為又會導致該相對確定的權利價值具有不確定性;知識產權損害賠償司法定價既要充分考量影響權利主體及權利本身的各類市場因素、技術因素和法律因素,又要充分顧及市場環境下侵權主體及侵權行為的各類對應因素,尤其不能剝奪侵權主體基于其自身合法權益產生的價值利益;要正確界定民法意義上的實際損失與權利市場價值的關系,權利的市場價值并不能作為損害賠償的決定因素,而更應關注侵權行為和實際損失之間的因果關系;知識產權損害賠償的司法定價要堅持以補償為主、懲罰為輔,同時要鼓勵和尊重權利人與侵權人就知識產權損害賠償進行自愿協商;知識產權損害賠償還要理順利潤損失與聲譽損害、商譽損害的關系,后者難以通過標準計算加以體現,司法要善于運用相應的責任形式予以妥善解決。

三、參會各方一致認為,要充分發揮與知識產權損害賠償相關聯的證據和程序制度在司法實踐中的功效。要在借鑒國外賠償計算方法的同時,用足用好現有法律框架下的證據和程序機制;要充分發揮審計、會計等專業輔助人員對損害賠償司法定價的作用;要積極利用舉證妨礙推定原則,適當降低與知識產權損害賠償相關的證據采信標準,在沒有直接證據時,對間接證據不宜過于苛刻;應當強調心證公開,增加裁判的說服力和公信力;司法既需要積極引導宣傳,也要杜絕矯枉過正,應當凸顯合理的計算方式及證據形式,避免一味追求高額賠償;要積極慎重地采取證據保全、行為保全,采用財產擔保與第三方擔保相結合的方式降低保全擔保門檻;要充分重視律師在證據和程序機制中的作用,肯定律師的勞動價值,提高包括律師代理費在內的維權成本保護力度。

四、參會各方一致認為,要充分重視懲罰性賠償和裁量性賠償在知識產權損害賠償司法實踐中的獨特功能,同時要防止懲罰性賠償和裁量性賠償的濫用;懲罰性賠償、裁量性賠償同樣要立足實際損失或者侵權獲利的前提基礎,要正確界定懲罰性賠償的適用范圍僅限于故意侵權和重復侵權。

五、參會各方普遍建議,應當重塑知識產權損害賠償司法評估體系,其制度定位不應僅著眼于賠償數額的精準性,而更應關注制度設計的有效性,即解決損害賠償認定的正當性、規范性和可預期性問題,實現損害賠償的相對量化管理,既能有效抑制侵權發生,又能充分激發創新活力;制度設計應區分不同權利類型的個性特點,充分考慮相應的權利保護規律,建立切實可行的制度運行框架;知識產權損害賠償制度不應成為部分權利人謀取法外利益的游戲規則,要給予權利人濫訴以否定性的司法評價,積極引導權利人從侵權源頭制止侵權;知識產權損害賠償的司法判賠力度應當成為知識產權價值的一個標桿,成為推動知識產權合法運用、轉化的發動機和原動力。

與會代表肯定浙江高院提出的在法定賠償司法實踐中運用“司法層次分析法”的創新設想,即在對權利信息和侵權信息進行綜合評估分析的基礎上,設置相應的權重指標系數和層級目標,最終通過法官行使司法裁量權,確定相對賠償額度;與會代表贊同江蘇法院目前開展的采取精細化審理裁判模式審理知識產權大額賠償案件的司法實踐。


?????????????????????????????????????????????????????????????????????????????? 2016年11月18日


(來源: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北京pk10牛牛技巧 三分时时彩开奖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pk10七码计划网站 2018年浙江高考二段剩余计划 赛车pk10盛源彩票 欧洲秒速时时技巧 大乐透2005年历史 极速时时是私人的 福彩排列七奖金 下期预测